吉窑泛轻花 与君把盏看

发布时间:2021-07-25 浏览量:4153  

    《华严经》曰:“佛土生五色茎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。”后世流传,多为“一花一世界,一树一菩提。”虽是大同小异,却都包含了自然与悟道两大主题。中学时代,有一位交情甚好的同窗,单名为“莉”。人如其名,她不仅喜爱茉莉,还有各类花卉植物。闲暇时,我俩最喜欢在一起捣鼓叶片书签。化学溶剂的配比很难掌握,叶片的刷洗更是慢功夫。虽然成果一般,我们始终兴味盎然。
一恍已是十余年。我们早已失去联系,当初的宝贝也无影无踪。与深邃浩渺的大自然相比,小小叶片,怎载得动许多愁呢?
不过,古人比我们有智慧。世间万物,皆可定像。今日有幸参加了东莞展览馆举办的“瓷路吉州 花开东莞”作品展,由青年艺术家蔡思尧老师为我们导赏。蔡老师虽然非常年轻,但艺术见解独到,以前参与的“访脉”活动之钢笔速写环节也由他指导。
吉州窑,因地命名,又名东昌窑、永和窑。吉州窑兴于晚唐,盛于两宋,衰于元末。如今,通过刘品三、刘晓玉两代艺术家的薪火相传,吉州窑的历史得以赓续。本次展览也与今年5﹒18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“恢复和重塑”相契合。
展览入口,便是一片断壁残垣,或为碗一盏,或为缸一角。乍一看,每件器物的内部都印有叶片纹样。仔细看,每片叶子都不尽相同。“木叶天目”是吉州窑的首创,颇具禅意之美。古人多将木叶烧制在碗中,今人拓宽了路径。碗里、盘中、瓶上、瓷板,皆可入画,形成了美美与共的盛况。
在众多的木叶作品中,我唯独钟爱一只木叶瓶。偌大的展柜内,灯光昏暗,黑釉却出奇得亮,引人驻足观赏。瓶身颇为小巧,圆口、凸腹、圈足,形制很像古时候的梅瓶。瓶上随意蔓延着两片叶子。茎脉萧索,清晰可见。两片叶子的重叠处,是略为深沉的金色。凝神细看,所有的颜色都有层次。边缘处,是浅浅的枯黄,带着岁月的痕迹;叶脉中间,是流畅的润黄,仿佛初生之貌;重合处,是浓郁的棕黄,富丽施然。随着光线的变化和角度的不同,黑色也在悄悄流淌。
据说,真正好的木叶纹碗,一旦盛满了水,木叶浮出,栩栩如生。流动的不止是风景,更是器物本身。细细品味这只木叶瓶,我不禁遐想,“吉窑泛轻花,素瓷久流华。木叶纷纷落,何处不秋凉。”
除了“木叶天目”,吉州窑的彩绘在中国彩绘瓷史上也独树一帜。步入彩绘展区,仿佛身处东瀛。无论是各式的瓶子、巨大的盘皿、瓷板的绘画,还是高悬的仕女图,尽是十足的东洋风味。一位观者感叹道:“这里真像居酒屋呀!”
虽是戏谈,却也反映了吉州窑与日本艺术的深刻渊源。
不过,还是有很多器物体现了文化的融合和创新。这一组瓷板绘画,主题都为花开富贵、游鱼小虾、寿桃贺喜等中国传统元素。笔法也是水墨写意,兼具民间艺术的活泼生动。不过画面的边缘却像剪纸一般,勾勒出玉兔、寿星翁等纹样,颇为新颖。如果说内容是东方的,形式倒是西方的。这一番组合,倒是有趣。
剪纸贴花也是吉州窑的重要工艺之一。一种是单色剪纸,把剪纸纹样贴在器物坯胎上,施上一层釉,待釉干后,剔掉纹样就得到相应的图案。另一种是双色剪纸,先把剪纸纹样直接贴在釉器上,再薄施一层竹灰釉,最后剔掉纹样,就显出底纹来。这不禁让人想起《论语·八佾》中的问答。子曰:“绘事后素。”曰:“礼后乎? ”子曰:“起予者商也,始可与言诗已矣。”
剪纸贴花的纹样多为吉祥词语,如“金玉满堂”“长命富贵”“福寿安康”。还有龙凤纹、花卉纹、梅竹纹等,不一一赘述。最有趣的要数一只名为“江南小景图”的瓶子,为刘晓玉所烧制。提起“江南小景”,脑海中便浮现出小桥流水、绿柳娇花。不过这只瓶上,远方山水,中部枝干,粗犷天然。下方还有两头小鹿。一黑一白,一阴一阳。对比明显,拙趣讨喜。虽说“福禄寿”是中国传统主题,但这种工笔的小鹿却像现代插画。色彩的对比也是古人所没有的。凝神细看,鹿的线条又像浮世绘,一丝不苟。一只图瓶,跨越了两个时代。
展厅最后,是“捏塑”瓷器展区。吉州窑的捏塑瓷题材极为广泛,涉及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,极具古朴风雅的特点。无论是坐卧的耕牛、抱膝的猴子、脱壳的金蝉,还是放牧的儿童、打渔的渔翁,全都栩栩如生。传统的小雕塑以精工细刻取胜,吉州窑的小捏塑瓷则相反。手法写意含蓄,风格幽默夸张,具有古朴灵动之美。
在展览里穿梭,就像与历史对话。不知不觉,已步入时代的深处,探究其中的肌理。从木叶到彩绘、再从剪纸到捏塑,吉州窑的艺术形式和技法都进行了多重创新。作品的呈现也从二维到三维,展示了更为具象化的世界。其实,古人与今人在文物的观看方式上截然不同。古人常说“把玩”,一件器皿的温度、厚度和独特感觉,可以通过视觉、触觉乃至听觉、嗅觉共同塑造。而今人多隔着玻璃观看文物。没有具体的手感,文物也只是图像,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。无形中造成了观赏隔阂和心理距离。
为了打破隔阂、增进欣赏,东莞展览馆别出心裁地设置了重“塑”吉州窑主题陶艺活动。参与方式分为两种。既可以在拉坯机上塑造陶艺,也可以运用泥块进行创造。无奈动手能力不佳,做成的手工花篮实在“惨不忍睹”。好在有李老师帮忙,做成了一只微微敞口、小小圈足的茶杯。我身旁的馆友制作了一只小花瓶,还精心装饰了几只蹁跹飞舞的小蝴蝶。还有的馆友制作了一只小碗,碗底贴上了雕刻的叶片。这不就是独一无二的“木叶碗”吗?
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。”文物可敬,万物可亲。让古今对话,感受历史的温度,抵达心灵的高度。这才是展览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上一条: “行走东莞”——“访脉”之黎氏寻祖
下一条:

© 版权所有: 东莞展览馆   内部办公OA   技术支持:蕃茄网络   网站地图   备案号:粤ICP备12051730号      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482号

返回顶部